潘长江,65岁,越活越“糊涂”了
  • 首页
  • 产品中心
  • 服务项目
  • 媒体报道
  • 产品中心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人才招聘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    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    栏目分类
    产品中心你的位置:分分快三 > 产品中心 > 潘长江,65岁,越活越“糊涂”了

    潘长江,65岁,越活越“糊涂”了

    发布日期:2022-10-04 21:15    点击次数:133

    65岁的潘长江今年有些流年不利,原本他是大家心中的表演艺术家,如今却成许多观众心中的不良艺人。

    他去年的抖音粉丝多达2600万,短短一年掉粉150多万,现在无论他发什么,评论区都是骂声一片。

    高考前夕潘长江为广大考生打气加油,就有人评论:“很荣幸刷到你的祝福,但真的觉很晦气!麻烦你消失,谢谢。”

    父亲节,他又出来发声,又有人评论:潘长江,就算全世界都针对你,但我也会默默在你身后戳你脊梁的……

   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,每一步都算数。

    从曾经“万人捧”的二炮文工团国家一级演员,到如今的“万人嫌”。

    潘长江为何会走到今天?只是因为一场“意外”吗?

    翻看他过往沉浮,命运的馈赠,其实背后早就标好了价码。

    1、

    “怪病”和“三板斧上位”

    2005年潘长江做客《鲁豫有约》,站在舞台上,他先是给观众表演了一项绝活。

    只见他接过一瓶500ml矿泉水,拧开瓶盖扬起头直接往嗓子眼里倒,就这么不带停歇地灌下了一整瓶水。

    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像往下水道里倒一样。”

    一旁的鲁豫看呆了,只能感叹:“你这真的是绝活。”

    而这个被潘长江调侃为“练了七十年,小朋友请勿模仿”的绝活,却链接到他小时候一段特殊经历。

    1957年7月1日,潘长江出生在黑龙江东宁县一个梨园世家。

    父亲潘林生艺名“小悦来”,是辽北地区小有名气的评剧演员。

    母亲王晶和父亲是同行,两人都是铁岭评剧团的“角”。

    潘长江对艺术的敏感和热爱,可以说是一种“胎里带”:

    “我在我妈肚子里的时候就会唱戏,一出生就盘算着如何表演”。

    虽然这话有着潘长江幽默基因的成分在,但深受父母影响的潘长江,的确是从小就爱上了表演。

    潘长江三岁半的时候,有一次父亲参加一个演出,演赵云。

    上台后亮相、趟马,专业、帅气。

    结果老爹刚“起范”,回头一看后头跟着个潘长江,手里还拿着个炉钩子。

    憨萌憨萌的样子让观众笑到停不下来,父亲赶紧“救场”,围着儿子绕了一圈而后用戏腔唱出“心里话”:“来个人把他抱下去!”

    那是潘长江第一次正式登台,还是自己给自己“加戏”得来的。他对舞台的执着也一直贯穿在整个成长过程中,只要逮着机会就往台上蹿。

    父母知道儿子这个“癖好”,每当演出时,都要专门找个人在旁边看着他,才能放心上台。

    但父母只知道儿子调皮,表现欲极其旺盛,却从没想过他会和“怪病”扯上关系。

    5岁那年父母带着潘长江去大爷家,火车一开就是二十多小时,喝不到水的潘长江渴坏了。

    到了大爷家直奔水缸,一喝就是两大瓢。

    从那以后潘长江只要见到自来水管,一定会拧开水龙头喝到饱。

    时间久了父母觉得不对劲,怕他这是得了什么“怪病”。

    就带他四处看病,却被医生告知这娃得了“消渴症”,属于渴急眼之后落下的“后遗症”。

    沈阳一家大医院还直接给给潘长江下了“最后通牒”:“这孩子活不过25岁,想喝就让他喝吧”。

    那时潘长江常常觉得口渴,喝完就要上厕所,想要逃离这种病态循环,没有特效药,只有管住嘴,违抗天性地压制喝水的欲望。

    经过艰苦的治疗和锻炼,潘长江的命保住了,但身高却因此定格在160CM,这也成了他人生中最大的遗憾。

    17岁的时候,潘长江对表演的欲望愈发强烈。

    但从艺已久的父母,深知这行的苦与泪,并不支持他走这条路。

    潘长江是个有点拧的人,瞅准了,八头牛也拉不回来。父母不同意,他就自己偷着练功。

    翻跟头、甩腰,各种基本功每天轮番上阵。

    但已经过了发育期的潘长江,腰腿都已成形,想要练出成效就要付出别人几倍的努力。

    潘长江却似乎不知道什么是疼,每天练功手在地上搓来搓去,练到手指往外冒血,指甲和肉已经脱离,也只当是家常便饭。

    他的执着打动了父亲,二老不再反对,终于同意他走上演员之路。

    1979年,22岁的潘长江考入铁岭评剧团,专攻“丑角”小花脸。

    只不过身高问题成了他最大的障碍,虽然进了剧团却一直得不到机会,就连分到的房子都是厕所改的。

    1982年由于团里“不景气”,潘长江由丑角转演二人转。25岁的他虽然闯过了医生定下的“生命极限”,但在事业上也相当于从零起步。

    不过在潘长江看来,只要有地方演,就是好的,既来之则安之。

    三年之后他在二人转这条路上也走出了自己的高光,1986年与赵本山的相遇更是将他的事业推向高峰。

    那一年,同被调到铁岭民间艺术团的潘长江和赵本山,合作了一部《大观灯》,他演一个有些结巴的瘸子,赵本山演瞎子。

    戏一上演就火遍东三省,光是在沈阳就演了五六百场,且场场爆满。

    潘长江被誉为“天下第一瘸”,这部戏却像是潘长江事业中的一个“楔子”,自此之后他的表演中总有“扮丑”消费自己的成分。

    挤眉弄眼、罗圈腿成了“标配”,身高梗也成了“过不去的坎”。

    可潘长江却觉得能让大家乐一乐,自己丢丑也值得。

    嗜水的潘长江,还把自己一天能喝15瓶矿泉水的“优势最大化”,就此练成新“绝活”,一口气灌下一瓶水。

    有梗、有绝活、肯吃苦,潘长江凭借这“三板斧”,从东三省走到央视春晚的舞台。

    一部小品《过河》:“哥哥门前一条弯弯的河”,潘长江成了自带BGM的男人。

    2、

    命运的馈赠,背后早就标好了价码

    1999年潘长江搭档“容嬷嬷”李明启,一起出演农村题材作品《明天我爱你》。

    大荧幕上那个身材矮小,却亲和、接地气的男子,凭借朴实又扎实的演技给观众送去笑声,也喜提二十三届百花奖影帝。

    此后《杨德才征婚》中木讷实诚的杨德才、《别拿豆包不当干粮》中的“抠门富农”赵喜富、《举起手来!》中的“罗圈腿”……

    潘长江也在不断转换着自己的荧幕形象。

    《欢乐喜剧人》里潘长江的小品《洗脚》,没有刻意煽情、烂俗梗,而是凭借深厚演技与台词功底,把观众看乐了又看哭了。

    潘长江一次次用别人眼中的短处,演绎出自己人生的长处与高光,让大家看到什么是“浓缩的精华”。

    但从“天下第一瘸”到“罗圈腿”,潘长江的事业似乎一直在前进,却也始终如同“原地踏步”,离不开自黑、卖丑、耍宝“三大件”。

    潘长江似乎成了一个“特型演员”,他仿佛只演得了这一种类型,就如同“红色高跟鞋”之后的刘敏涛,进入了“人设”的怪圈,从霸气到油腻。

    成就潘长江的《过河》,也让他的事业与家庭,都不可避免地进入过瓶颈期。

    春晚、电影上的巨大成功,让潘长江红透半边天,曾经的身高问题也不再是问题。

    《过河》爆火之后,潘长江居然产生了“休妻”的念头。

    为了和妻子离婚,他整整找了两年的茬。

    全然不顾当年杨云不嫌弃他一无所有,顶着家人的反对毅然嫁给他,陪他住了将近十年的“厕所”,还生下了女儿潘阳。

    潘长江“飘”了,但杨云很清醒,她没有大吵大闹更没有冲动离婚,而是告诉潘长江:

    “一辈子很漫长,谁都会有错误想法。你也不是圣人,我不会计较。\"

    妻子的话让潘长江瞬间落泪,想到两年之中自己的所作所为,和杨云为了家庭的隐忍包容,他从此收心不再闹离婚,潜心钻研小品。

    却没想到在迎来一部又一部小品新作的同时,潘长江开始沉醉于一部又一部“烂片”。

    2009年昔日搭档赵本山的《乡村爱情》已经拍到第二部,评分也稳定在7以上。

    渴望突破的潘长江或许想到了“合纵连横”的道理。

    他联合昔日在橱窗里表演“生存48小时”的郭德纲,以及风头正盛的王宝强,上演了一出《大胃王》。

    一下将自己推向烂片的最高峰,看过的观众实诚发言:

    “这片绝对值得超五星负分”

    “剧情烂俗,出场混乱,再一次被潘长江骗了”

    “你 早已不是96年那个过河的潘长江了”。

   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,潘长江不再是那个投入地唱着心里的歌,诚心诚意地为大家送欢乐的人,或许他自己也无从回答。

    因为在他看来,自己也许从未曾改变,还是那个荧屏内外抖机灵、不惜卖丑博一笑的喜剧演员潘长江。

    只是他没有意识到,曾经他演的是喜剧,而后来他的出场逐渐成了“闹剧”。

    在潘长江一年接5部烂片,部部被骂成“翔”的时候,他的口袋越来越鼓,却与曾经那个真诚热爱表演的自己渐行渐远了。

    3、

    “潘长江打倒潘长江”

    2021年,在烂片里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随便去说的潘长江,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,却没想到这件事也正是他“翻车”的导火索。

    那时演员带货呈井喷之势,“演而凉则带”的演员谢孟伟,早已开始带货赚钱生涯。

    谢孟伟,85后男演员,因出演《小兵张嘎》中的“嘎子”一举成名,但这也成了他永久且唯一的代表作。

    演员事业无路可走之后,“嘎子”便想到了趁年轻一切正好,加入带货直播的行列。

    此举得到当年喜欢过“嘎子”的观众们的支持,他还拥有了自己的“嘎家军”。

    在直播界,“嘎子”成绩喜人,热度销售额都名列前茅。

    可就在事业节节走高的时候,有“嘎家军”发现自己在嘎子的直播间买货被坑了。

    2021年4月一位网友发现,自己当月20日下单的酒,生产日期却是23日。

    此后事件不断发酵,尽管“嘎子”发表长篇小作文表示自己“清者自清”。

    但最终官方一则消息,将他锤得死死的。

    一时间全网声讨、负面评价满天飞,这个时候身为前辈的潘长江坐不住了。

    连线“嘎子”给他上了深刻的人生一课,先是从理论层面深入分析。

    再到人生真谛,步步渗透,告诉他:

    “这里水很深,你把握不住,孩砸。”

    最让人感动的是潘叔的带货哲学:不要为了挣面子、圈钱直播,带货就是图一乐。

    一番苦口婆心犹如催泪弹,说得嘎子声泪俱下无言以对,对面潘叔的形象越发高大,老艺术家的思想境界没错了,“娱乐圈纪检委”头衔呼之欲出。

    但任谁也没想到“剧本”的反转,来得如此之快。

    就在潘长江如“雷霆风暴”般带给嘎子深刻的人生感悟,回想起儿时白洋淀的单纯之后,没多久,大家发现潘长江居然也开始带货卖酒了。

    介绍、划价、上链接、催付款……潘叔的熟练程度不输嘎子。

    巩汉林和赵丽蓉老师的“宫廷玉液酒,一百八一杯”都没有他驾轻就熟。

    此时的潘长江,与几天前义正辞严的“人生导师”判若两人,至此大家纷纷直呼“上当”。

    于是又诞生了当年一大经典热词:潘嘎之交。

    于是嘎子之后,直播界又多了一个“潘子”,就如当年铁了心不顾一切演烂片一样,潘长江对此,处变不惊,展现出自己过硬的心理素质。

    4、

    但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。65岁潘长江,越活越糊涂了?

    就在潘长江在直播海洋里自在任性地打滚时,被坑久了的网友终于坐不住了。

    一瓶零售价4500元的酒,来潘长江直播间享受优惠价4799元,这似乎是踩着大众的智商割韭菜。

    并且有人爆料,潘长江所售酒品为“三无产品”。

    随后又爆出“茅台酒事件”,于是在2022年3月15日这个特殊的日子。

    昔日在镜头前笑脸相迎的潘长江,这一次严肃、认真地针对自己“涉嫌虚假宣传卖酒”的事做出回应,把锅全部甩给供应商:

    我这个人实在,别人给多少钱我卖多少钱,绝不加价,没有做过半点虚假宣传。

    并且十分伤心地表示:网络暴力太可怕了。

    退一万步说,潘长江真的是被厂家“操控”了。但作为一个主播,带货前不选品不核实,别人给多少就是多少?别人给什么就卖什么?

    “原来和小外孙的日常动态早已停更。”

    女儿潘阳透露父亲的近况:人几乎抑郁了,一个人在家一坐一天。

    人生60一甲子,仿佛是一个新的轮回,如今65岁的潘长江,在他教训“嘎子”时,或许认为自己是越活越清醒,但却是越活越“回去”了。

    曾经他也可以算得上是娱乐圈的“二舅”,天生缺憾却一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以弱点坚强抗衡着命运的不公,走出了一条向上的路。

    现在的他却从当年咬紧牙关力争上游的“小镇做题家”,成长为“小镇青年周劼”。满身优越感和自信,做的事却不断触及做人的原则与底线。

    潘长江也曾为自己辩解:不想被时代抛弃,要与时俱进。

    但他似乎却并没搞清楚,自己应该从“时代”中学到什么,作为前辈真正应该引领的又是什么。

    “我们走得太远,以至于忘了为什么出发”,潘长江似乎是跑得太快,反而把自己的魂跑丢了。

    只是一股脑地扎进乌烟瘴气的洪流,自诩:不服输的“前浪”。却狠狠地把自己拍在了沙滩上。

    时至今日潘长江似乎还没搞懂,大家之所以不肯原谅他,不是反对他与时俱进,而是他让那个承载了老百姓这么多喜爱的笑星,成了一个“笑话”,于是爱之深所以才责之切。

    “不是我不明白,这世界变化快”,但任凭时代怎样变,做人的准则不该变,做事的底线不该变。

    潘长江也讲过自己的带货目的:小品、喜剧已经没有什么市场了,他也需要赚钱养家。

    赚钱没有错,但赚钱的方式不能错,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反之则“失道寡助”。

    如今的潘长江,每每出场伴随的都是“晚节不保”、“身败名裂”这样的字眼。

    正如一句扎心评论所说:“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回不来了,比如信誉。”

    终究是“潘长江打倒了潘长江”。

    欲望本是个中性词,但当欲望过度成了贪婪,那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和灾难,不珍惜羽毛,终付出代价,明明之中,这样的结局也早已注定……

    文/皮皮电影编辑部:丁神灯

    ©原创丨文章著作权:皮皮电影(ppdianying)

   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



    Powered by 分分快三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